重心转移,文章缓慢更新。

【苏靖】思慕 18

【苏靖】思慕 18

*苏靖民国AU,ABO预警!

*架空历史,别问我这些有的没的。

*哎呀,快结束啦。今天要写琰控……


等回到了金陵城,一行人便直奔医院,黎纲得了梅长苏的吩咐等在门口,看见他们下车便帮着把柳笙笙转移到了担架上,然后让等候在一旁的医生和护士赶快带着柳小姐去检查。等到检查妥当回到病房,萧景琰绷着的神经才稍稍松弛下来,于是得了闲便跑到楼下给柳公馆挂了电话去。

等到柳老爷和夫人赶到病房,看到素来独宠的小女儿如今躺在面前腿上裹着厚厚的纱布,心里就是再气恼对方的作为也是化作了涟涟泪水。柳夫人坐在床前拿着帕子拭泪,柳老爷轻咳了几声,转而问向列战英这几日究竟去了哪里。...

wuli灰灰呀!!!

【苏靖】思慕 17

【苏靖】思慕 17

*苏靖民国AU,ABO预警!

*架空历史,别问我这些有的没的。

*接下来1章之内还会写写战英和笙笙,然后就回到主线啦,景琰陷入选择了。


萧景琰在梅长苏的陪伴下在城中找了整个下午,去了平时柳笙笙爱去的铺子或是几个相熟的同学家,却是遍寻无获。眼见着太阳落下山来,可是别说笙笙这个人就是相近的消息都没有,萧景琰急着掉了泪,看得是梅长苏心疼得紧,只能吩咐卫峥下去在不惊动民众的前提下加派人手继续地找,而他最后则是强拉着萧景琰回了萧家。

“哎呀,小少爷回来啦,小少爷回来啦。”车子行到萧家附近的巷子,梅长苏好一番劝慰安抚才让人下了车,可是谁能想到此时的萧家已经闹翻...

【苏靖】因为喜欢所以欢喜

【苏靖】因为喜欢所以欢喜

*苏靖AU,有插件。

 

因为喜欢你,

所以欢喜这缘分。

 

“景,景琰?”萧景琰站在门口许久,直到身后传来咯咯的童音和夹在其中的一声惊喜莫名的唤,他循声望过去,发现是梅长苏和他的小侄子,庭生。

三四岁的小娃穿着小熊的披风,远远地望过去仿若真的是一只待在梅长苏背后的小熊,被梅长苏拉着小小的胳膊,憨态可掬。小娃眼巴巴地看着好久不见的小叔叔,作势就要从梅长苏的脖子上下来。

“哎呀,庭生就这么不要小叔父了吗?”梅长苏一边念着没良心的小侄子,行动上却很快地把庭生抱给萧景琰,然后几乎是同时提起萧景琰脚边行李箱,对他温言开口:“走吧,我们回家。...

想一个故事:

梅长苏的江左是大梁的诸侯国,功高gai主为萧选所忌惮。梅长苏上书求娶萧选的宠妃所生的第八子,也就是靖王萧景卿为自己的坤泽。惠妃母子不愿,最后在皇帝的默许下,将在宫中人微言轻的静妃之子萧景琰和萧景卿的身份互换,由萧景琰代替对方去到江左。

原本萧景琰在喜服中藏有匕首,想在大婚当日自裁。却未料,梅长苏识破了对方李代桃僵的身份,并求问七皇子愿不愿意有朝一日大摇大摆地回到国都。他笑言梅家世代忠良,愿一力担保七皇子登上大宝,共享荣华。


==十分想开新坑呢,毕竟手里的江山思慕琰控准备陆续完结呢。

=想继续大鹏展翅,但是可能不会发……


【苏靖】我和我哥的ALPHA炒CP

【苏靖】我和我哥的ALPHA炒CP

*苏靖AU,有插件。

*梅长苏X萧景琰,和言豫津,嗯?

 

我在我哥的眼皮子底下,和我哥的ALPHA炒CP?


《琅琊》是蒙挚导演和编剧沈追的再次合作,也是是梅长苏第一个担纲主角的作品,在官宣之初便大有声势;而后却因为搭档是名不见经传的新人,海报的番位以及在拍摄过程中的搭建事故让梅长苏的粉丝新生不满,吵吵闹闹不断追问。后来,加上剧集播出的限制上星无望,改网播却又重重受阻,可谓陷入高开低走的局面。

然而描写谋士苏哲传奇一生的《琅琊》也算是充满神奇色彩的一部剧集,在开播后迅速爆红,短短几天网络的播放量就破了亿,而各种话题新闻讨...

【苏靖】「萌」混过关

【苏靖】「萌」混过关

*苏靖AU,有插件。

*有点闷骚的ALPHA和十分自恋的OMEGA的故事。


梅长苏:所以洗盘子还是拖……

萧景琰(双手交叉捂住自己):脱衣服!只是一顿饭而已啊!!

梅长苏(语气平淡推了推眼镜):所以,洗盘子还是拖地板?

萧景琰:你看……我萌吗?

 

吃了霸王餐,怎么办?

当然是,企图「萌」混过关啦。


“你到底是为什么才雇佣这么个……”蔺晨在向后张望之后看向梅长苏的眼神更加不解,然而他的话音还未落就听见后厨哗啦啦的声音再次响起,比先前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,“所以,这就是个棒槌吗?”

“你说谁是棒槌...

沉迷便利店,日渐消瘦。

准备更新。

看图说话~

【苏靖】养子

【苏靖】养子

* 苏靖AU,有插件。

  @naruto6471 想看的,最后没飞(hei)起来因为要弘扬正确Attitude。

“您好,请问是否需要提供饮品,我们有……”飞机平稳飞行之后,萧景琰和柳笙笙开始推着移动饮料柜行走在狭窄的机舱,在给一对老夫妇送上红酒后,萧景琰拧着红酒的木塞,对下一位乘客说道,却在而后对上那个人的眼睛之后,原本温和的神色一凛,

“你来干什么?”相比于上一对老夫妇的和煦态度,这一次不能不说简直是态度恶劣。

“景琰,我们好好谈谈,可不可以……”对方态度恳切,似乎并没有因为他的不善有所退却。

“不好意思,我在工作。”他微...

© suli酱酱酱 | Powered by LOFTER